您的位置:首页>> 历代书法>> 明朝>> 董其昌《浚路马湖记》正文

董其昌《浚路马湖记》

作者:董其昌 书体:行书

董其昌《浚路马湖记》

《浚路马湖记》董其昌书,纸本,行书,纵29.3cm,横607.5cm,132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该帖是董其昌所写的一碑记。款署:董其昌撰并书。魏应嘉篆额。徐标建。有沈荃题跋。“王鸿绪印”、“安仪周家珍藏”及“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等藏印。为王鸿绪、安岐、张若霭、清内府旧藏。

《浚路马湖记》布局疏朗匀称,是董其昌晚年之作,所谓“渐老渐熟,反归平淡”,寓生秀于扑茂苍拙,自然洒落。董其昌自评曰:“余书与赵文敏较,各有长短。行间茂密,千字一同,吾不如赵;若临仿历代,赵得其十一,吾得其十七。又赵书因熟得俗态,吾书因生得秀色。吾书往往率意,当吾作意,赵书亦轮一筹”(《容台集》)

释文:

淮安府浚路马湖记。

国家转漕。惟河是仰。谋国者急防河如边备云。赏读汉史。以武帝之雄略。能命将出师。犂王庭而空之大漠之外。至宣房之役。沉璧束刍。乐异横汾。歌殊宝鼎。有甚于防虏者。良以卫霍在世。则天骄落胆。而买让未出。则河伯横命。平成永赖之绩。岂不在所任哉。明与谈河事者。其书充栋。庙堂亦数采其言。不惜糜大农水衡金钱。随时休捄。屡试罔效。岁在甲子。予应容台之召。道出维扬。则吾乡朱奉常敬韬时以水部开署社湖。为留连信宿。扺掌漕事。询所谓分黄开泇者。其言曰。兵法有之。攻坚则瑕者坚。攻瑕则坚者瑕。以河流之遄悍,方薄我于险。而分一黄。是增一险也。此攻坚喻也。赵营平之讨羌。羌夷欲一战而死。且不可得。邓艾破蜀。舍瞿唐三峡舟师而急趋阶文。夫是之谓攻瑕。今治河者如营平。即不当以漕颛仰于河。欲如邓艾。则必因利乘便。有以济漕于河之外。盖偏师取奇。开泇有焉。予洒然异之。虽然。此非凿空语也。买让先之矣。其欲捐数百里之地予河而不与之争利。意亦近是。第彼为民居。此为国计。上策之中。又有策焉耳。比予自北请南。自南请老。敬韬已拜漕臬。先时所任众怨核河工金钱岁一万七千者。至是用之将作。不烦帑藏。卒成路马湖之役。盖有泇河之徐、吕二洪之险。漕不任受。有路马湖则十三溜之险。漕亦不任受。而敬韬之意。犹不止此。必自马陵山而上挑宿之东。繇井儿头浚石崇湖以畅泇之脉。庶几燕然山铭所谓一劳久逸。蹔费永宁云耳。原夫泇河之议。决于参知梅大夫。而李少保能成之。路马湖之议。决于敬韬。而淮安张郡丞征河工干没以终之。师克在和。后起者胜。使横门授钺。有臣若此。于以系羌夷之颈何有。梅大夫予同年之长也。工成请急。莫为讼言。官同御魅。老即悬车。乃敬韬撝谦勇退。三让崇班。经国吁谟。卷怀不试。二臣之际。遇亦差相等矣。惟是郑白之勋难泯。岘首之石可书。因张郡丞诸公之请而记之。赐进士出身资政大夫、南京礼部尚书、前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詹事府少詹事、掌南京翰林院事、实録副总裁、经筵讲官年家眷弟董其昌撰并书。赐进士出身、嘉议大夫、兵部左(乌丝栏至此为止)侍郎、前大理寺少卿吏科都给事中年(此字旁注)治生魏应嘉篆额。

路马湖俗讹称骆马湖。今正之。钦差提督南河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徐标建。

董其昌《浚路马湖记》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 页 全文

2014-2-16 12:46:40

标签:董其昌 浚路马湖记 

董其昌的相关书法作品: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回复:董其昌书法,可方便查询:

相关文章:

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电脑版 历代书法 回到顶部↑
词典网 CiDianWang.com 闽ICP备09044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