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其昌行书《许文穆公墓祠记》

作者:董其昌 书体:行书


董其昌行书《许文穆公墓祠记》



董其昌《许文穆公墓祠记》卷 纸本 行书 26.4×301.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钤“宗伯学士”、“董氏玄宰”印。本幅鉴藏印有“桐孙所好”、“归砚草堂长物”、“文安王桐孙铭心绝品”等。

董其昌在明万历十七年(15 * )会试北京,中进士。许国是此次会试的主考官,因此董其昌把许国视为自己取得功名的提挈人,对他十分敬重。在董其昌的《容台集》中即有一首为庆贺许国生日而写的诗和一篇悼念许国的墓祠记事。许国去世后,他亲为恩师撰写“墓祠记”,此卷即为这篇墓祠记事的稿本。小行书恭谨不苟,气格清俊雅逸,虽系暮年老笔,却无衰颓之气,与寻常应酬之作相比,显出其精湛的功力。


释文:


太傅许文穆公墓祠记。神祖朝岁在己丑,吾师许文穆公典南宫试。所举会稽陶望龄、华亭其昌、南昌刘曰宁三人皆以天下士相许,复以生死交相讬。比公还政归,则陶子以兕觥大斗修祝哽之仪,刘子以白马素车赴执绋之会。至于先师兆域,诸子堂构,皆未及见其大全也。其昌年颓半百,谊激在三。念曲阜之材,必分植于群力;延陵之剑,当讨诺于九原。相此豸山,实维龙颡。川原缭绕,岭峤周遮,行营之高敞,可容万家;佳城之郁葱,能碍白日。龙回虎俯,暗合青囊;天作地藏,无论石窌者矣。公之诸子季履中舍辈以为是役也,天子给秘器以宠之,命皇华以督之,虽莬裘之卜经,始于达生;而连冈之崇焜,耀于蕃锡。岂以墓祭非古,忍令野处无祠。将秬鬯二卣,委君恩于草莽;生刍一束,问宾至于水滨。必于乐哉丘也,别起福庭,则魂兮归来,仍依华屋。萧家师俭,何取鸟斯革而翚斯飞;宋玉招魂,可无兰为橑而桂为宇。若堂封若釜封,出自森森之柏;迎神曲送神曲,镌于翼翼之庑。岂惟孝子慈孙,进酺糒乎有所;且使门生故吏,荐藻芷而知归矣。或曰:此地西望轩皇铸鼎之区,东连许祖炼丹之窟,公与宣平同姓,将固应愿再来。否则殷室盐梅,何以骑箕乘尾;商山羽翼,终然访石寻松。斯墓为帨骨之仙都,斯祠即安灵之真宅。清明火冷,陋西邻之杀牛;华表月明,下辽城之化鹤。吾师乎,吾师乎!可久为贤人之大业不朽,则太上之大年兼之矣。

赐进士出身,资政大夫、南京礼部尚书、前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实录副总裁、经筵讲官、门生董其昌撰并书。

2018-05-18 14:46:18

标签:董其昌,行书,许文穆公墓祠记
公众号
0
纠错

猜你喜欢

董其昌书法欣赏

评论发表评论

词典网 m.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