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游乌山

作者:楚欣  (字数:1300字作文)

阳春三月,榕城福州,处处景色宜人;乌山北麓,更是繁似锦,又充满人文气息。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乌山属于“机关重地”,并没有开放,其北麓更是一片荒芜,问津也难。时隔二三十年,再上乌山,今昔对比,情况已大不相同。

那天,我从乌山北麓的西边上去,半坡有个古色古香的亭子。据说从前这里有座庵,门前种了三棵榕树,俗称“榕庵”,因亭子在庵的范围内,也叫“榕亭”。如今的榕亭是新修的,属于“仿制品”,但作为山林的点缀,倒也无妨。

榕亭不远处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刻着大大的“福”字,长宽各4.25米。从落款“晦翁”二字可以知道,这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所题,它与鼓山喝水岩灵源洞里的“寿”字相互呼应,人称“福寿齐天”。岁月悠悠,当年朱子对福州的衷心祝福,已经过了800多个春秋。

从“福字坪”向上走几步,有处山谷,早先因有兰花数万株,被称为“兰花谷”。以后荒废了,但名字留了下来。现在这里的兰花,为数似乎不及“数万株”,而且看得出是近年所栽,但它的“复出”,或许能让今人体验一下“花中君子”当年落户乌山的情景。

“兰花谷”之下,乃一泓泉水,清澈见底,观之可以窥视自我,荡涤心灵,故而名“浣尘泉”。据说古时候,常有文人墨客登临乌山,用这里的水煮茶,流觞赋诗。这让我想起晋代王羲之与他的朋友们兰亭聚会的盛况。此二者,一在水边饮酒,一在山上品茗,但参与者都兴趣盎然地吟诗作赋,可谓异曲同工,高雅得很。

浣尘泉附近,有座勉斋院,这是为纪念南宋理学家黄干而重修的一座仿古建筑。黄干,闽县(今福州)人,字直卿,号勉斋,他是朱熹的学生,也是其女婿。学问非常好,朱熹曾赞道:“直卿志坚思苦,与之处甚有益。”我们现在常用的成语“不假思索”,出处就来自他的著作——《黄干文集》卷四:“戒惧谨独,不待勉强,不假思索,只在一念之间,此意便在。”

如今的乌山北麓,新修了多条登山的石道。沿途除了勉斋书院,还分布着一些佛寺与道观,如蒙泉庵、大士殿、吕祖宫、武圣庙、弥陀寺等等。弥陀寺虽然不起眼,但清道光年间,曾因被侵占而发生过反抗外国势力的“乌石山教案”。山上还有座先薯亭,是为了纪念积极引进番薯的明代华侨陈振龙与福建巡抚金学曾而建的。

当然,乌山宝贵之处,还在于这里的摩崖石刻。据统计,从唐代至晚清,共有200多处。最早的墨宝是唐代书法家李冰于大历七年(772年)所写的“般若台”。宋代福州郡守程师孟用篆书写的“天章台”也很出名。所谓台,其实是一块大石头,由于它像飞来的天赐印章,故而有此称呼。程师孟还觉得,乌山的景观堪比道家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于是改乌山为道山,并立“道山亭”。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还应邀写下《道山亭记》。如今,这篇名作的全文,已由当代书法家写下来,镌刻在道山亭下的石头上。

乌山近现代出过两位著名人物,一位是作家胡也频,一位是新闻工作者、政论家、历史学家邓拓,前者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牺牲于国民党的屠刀下,后者“文革”期间不堪“ * ”的迫害,以死抗争,愤然离世。他们在乌山的故居,如今都成了游人参观、瞻仰的好去处。

游罢乌山,感触良多,而体会最深的是:山还是这座山,景多半还是那些景,但封闭与开放大不相同,任其荒废与细加整修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可以相信,今后的乌山,还将越发迷人。

来源:福州日报 2012-03-26 18:41:17
标签:乌山,福州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回复:春游乌山作文

公众号
0

猜你喜欢

楚欣相关文章

评论发表评论

电脑版 作文大全
词典网 m.CiDianWang.com